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堕落的旅途】(序-02)【作者:abc123421(闲读)】
【堕落的旅途】(序-02)【作者:abc123421(闲读)】
字数:865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序章、消失的小黄书

  「诶?我藏有小黄文的电子书怎么不见了?!」

             第一章、继任、继承

  西元2017年,秋。

  圣城,安布列罗斯。

  偌大的城市自一个小时前就已是万人空巷,数十万城民聚集在城中央的一座巨大高塔前,静静地伫立着。

  被人们称为圣塔的高塔是圣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,塔高1365米,正好是圣城修建时的年份,而其顶端常年笼罩着云雾,朦朦胧胧的,使人根本无法看到塔顶。
  从高处望下,圣塔前方的广场与周围空地上人头攒动。而究其原因,是因为圣城10年一度的圣女继任仪式终于要正式开始了。

  ……

  圣塔,云巅之上。

  一双水蓝色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下方即将开始的仪式。

  「陛下,您,究竟在想些什么?」一阵略带焦虑的询问从站在窗前的人影后方传来:「为什么让那个无辜的姑娘来代替我进行仪式?」

  海伦望着眼前她十分尊敬的老人,内心万分不解。

  老人有着一头漆黑的短发,身着绣有金边的白袍,手握着顶端镶着蓝色圣晶的白金权杖,听到身后孙女的问话后伫立良久,而后老人叹了口气,回过头来,睿智的双眼凝视着海伦的眸子,缓缓道:「它们要来了……而你,身为下任圣女,绝不能在此时牺牲。」

  海伦瞪大了碧绿色的双眼,似乎无法理解老人的话,一时竟愣住了,随后一连串的疑问便脱口而出。

  「它们是谁?我又为什么会牺牲?爷爷您到底在说什么啊?」

  「它们是入侵者,是破坏者,是黑暗,也是病毒,而下任圣女,就是这个世界仅剩的希望了,所以……」

  海伦正凝神聆听着,忽然,从后方传来了一阵微不可闻的风声,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她只觉得眼前一黑,很快便失去了意识。

  「带她离开吧,越远越好。」老人似乎对海伦的昏迷并未在意,摆摆手便再次转身,双眸注视着下方已经正式开启的仪式。

  「是,陛下。」穿着灰袍的人影对着老人的背影微微点头示意,抱起海伦,瞬间消失无踪。

  「希望你能活下去吧……」

  ……

  秋月傻傻地站在高台之上,她至今也没想清楚她为何会突然成为圣女,明明之前她还是一位为圣城古老而传统的城内文化来旅游的游客,顺便可以观看享誉世界的圣女继任仪式。

  可为什么她会突然就成为下任圣女了呢?

  今天清晨她初到圣城,便遇到了一位和蔼的老人,本来她和老人正愉快地聊着圣城的文化,可突然之间她便失去了意识,等到她醒过来,就是现在这幅模样了。

  不能说话,不能动弹,一切都由身旁的侍女与主教安排,身体如同傀儡一般被古怪的力量控制着。

  难道圣城的圣女以前也都是像她这样的傀儡吗?

  难道她会被……

  不不不,那种事怎么可能发生,不可能的,这里可是圣城,被誉为世界之心的城市。

  甩走脑海里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秋月望着高台下黑压压的人群,她很想大喊,她根本就不是圣女,她是被绑架来的,被你们尊敬的教宗陛下!

  那个和蔼的老人就是圣城的掌控者,教宗陛下,康斯坦。奥利西斯。欧文。这还是她后来才想起来,她似乎在魔晶电视里的大陆风云人物榜单中见过那位老人。近些年虽然老人逐渐淡出大众视野,相关消息很少传出,可老人如今依旧处于风云榜第4 位。

  此时,下方原本稍稍有些嘈杂的人群突兀的安静了下来,秋月转了转眼珠,从眼角处瞟到一个白色人影正缓缓向她走来,周围的司祭们与主教纷纷低头示意,台下的人群也纷纷低头。

  人影没有看她一眼,径直走到她的前方,对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,缓缓举起了手中的权杖。

  大坏蛋!

  让她成为圣女的罪魁祸首!

  恶人就在眼前,而秋月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威严地宣布她成为下一任圣女,即便是她想瞪眼反抗也极其困难。

 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秋月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,或者说,惊呆了。
  首先是天空突然变得如鲜血般红艳,而后,没有任何预兆的,一只巨大的血色眼珠出现在了天空,也许,天空的变色只是被眼珠内的鲜红映染了而已。
  就在秋月与周围无数人呆呆地看着天空时,她的肩膀被一只手轻拍了一下,一阵略带疲惫的声音从身旁传来。

  「快逃吧。」

  「虽然有点晚,但我还是得和你说声抱歉,利用了你。」

  肩膀被触碰后,秋月便惊觉她似乎可以动弹了,而站在她身旁的,便是让她咬牙切齿的老人了。

  老人仰望着天空,口中继续道:「虽然不知你是如何进入早已被封锁的圣城的,但见到了你,我们原本灰暗的未来便突兀的有了一丝光明。」

  「你有着同样的体质,能对他们产生吸引力……」

  「真正的圣女才能获得暗中成长的机会。」

  「为了我们的家园,所以,抱歉了……」

  秋月一脸懵逼地听着老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些奇奇怪怪的话,似懂非懂,总而言之,她好像被卷入了一个大麻烦里了。

  「虽然很想跟你详细的解释,但是,时间大概来不及了。」老人看着天空愈发鲜艳的眼珠,这一次,他再次举起了权杖,对着下方数不清的人群喊道:「准备防御!」

  于是秋月便再次发懵地看着下方无数人影霎时全部脱掉了外套,露出里面闪亮的金属铠甲,还有穿着各色法袍的法师,人群内,根本就没有任何平民。
  下一刻,无数鲜血涌泉般从天空中巨大的眼珠上滴落下来,落在地面,丝毫没有溅起,而是化作一只只奇异的血色生物。

  虽然魔法的世界本就绚丽多彩,物种众多,但秋月从来没见过如此可怕的血色生物。

  被砍成两半会分裂成两个小怪物,多块之间还能融合成新的怪物,只有威力较大的魔法轰击才能有效减缓它们的复活速度。

  战斗的天平从开始便向一方彻底倾斜而去。

  秋月此时在干什么呢?

  她什么也没有干,只是闭着眼全身颤栗着,曾经年少的她并未修行过魔法或是战技,毕竟她有着良好的家世,况且她个人的魔法资质也只属于3 年才能入门的中级水平。

  3 年,每天都要进行无聊的冥想。这样她可受不了,她脑海里幻想着的,是一个月,甚至一天之内便能让她学会魔法,可是,对她来说,这是不可能的。
  战斗依旧在继续,痛苦的嘶吼声,勇猛的呼喊声,肉体被撕扯的刺啦声,怪异的蜂鸣声齐齐涌入秋月的脑海,这让她浑身颤抖,双腿发软,她何曾见识过如此真实的战斗场景,无数生命如同在磨盘之中,时刻都在磨损,她闭上了眼,不敢去看血肉横飞的恶心画面。

  秋月身旁的老人周身散发着耀眼的白光,怪物们被这种刺目的白光照射着,身体便开始逐渐融化。老人本想帮助秋月逃跑,可见到落在秋月不远处的怪物似乎对她毫无兴趣,老人便高举着权杖,冲入了前方的怪堆中,口中高声呼喝着道:「圣光术对它们有效!」

  时间在秋月的脑海里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,虽然脚依然有些发软,但她终于敢偷偷睁开眼了。

  悄悄环视一周,秋月发现高台上似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,而下方的战斗依旧热烈。天空的血色液体仿佛无穷无尽一般,依旧在滴落着。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怪物在她的身前2 米处成型,吓得她赶快闭上了眼,可随后等她睁眼时,怪物已经不知所踪了。

  「怎么回事?」秋月不明所以,等到下一次在她身旁有怪物成型时,她并没有闭上眼,而是带着些许畏惧与好奇的盯着滴落在地面的一滩血液,首先是怪物的头颅从血色中探出,随后两只锋锐的爪子伸出,如同攀岩般抓住血色与地面的交界处,地面上轻微碎裂,石子飞溅,接着怪物狰狞的身体便整个从血液中跳了出来。

  仿佛天生为杀戮而生的,怪物的各个部位都有着血色的尖刺,身体被一层血色薄膜覆盖着,如同战斗的铠甲,它的身材并不高大,反而有些纤弱,但那些圣城内的精英士兵却被怪物们压制住了,往往需要5-7 人才能抗衡一只怪物。
  怪物站在秋月不远处,冷漠的视线扫视着周围,却视她如无物,而后直接跃下高台,加入了下方混乱的战斗。

  战斗仍在继续,地面仿佛被一层厚厚的血痂裹住,让人恶心。秋月已经看不到老人的身影了,只能偶尔在远处看到一团团爆发的圣光,那大概就是老人了吧。
  天空渐渐暗了下来。

  秋月若有所觉地朝天空望去,在那只血色的眼珠中央,突兀的出现了一团转动的黑色漩涡。

  此时,仿佛她周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,周边的画面也都诡异的失去了色彩,她眼中唯一剩下的,便是那团奇异瑰丽的漩涡。

  「不是你……」

  某处传来的厚重男声让秋月瞬间惊醒过来,睁开眼,下一瞬间,她便惊慌的发现,自己已经不在圣城的高台,而是在一片血色的空间之内。

  秋月循着声音的来源向后方望去,映入眼中的一幕却让她瞪大了双眼,脸颊刹那间染上了一层可爱的粉色红晕。

  一个人类男性模样的未知生物穿着华丽的血色长袍,斜靠在血色的王座之上,秋月并不能看清他的脸,唯一能够清晰认知到的,便是他的那一双血色的眸子,带着漠然与厌恶,正注视着她。

  而令秋月羞耻的,却是男人的周围。

  王座的两侧,分别站立着一位侍女模样的女子,正端着放有类似酒壶与酒杯的银色托盘。以秋月的审美,她可以毫不吝啬地将美丽这个词送给她们。可此时在秋月的脑海中浮现的,却是淫邪、妖艳这般的词汇。

  在秋月的视线里,两名女子身上没有丝毫的衣物,不,也许是有的,那一根根缠绕在她们大腿、腰间、胸部与颈间的血色触须形成了她们唯一的服装,但如此的服装,丝毫不能遮挡她们的私密部位。

  秋月甚至能看到,从她们大腿处的触须上,分离了两节粗壮的圆柱形触手,正扭动着躯体,一前一后地抽插着她们的下体,带着有节奏感的轻微的「噗啾」声。同样的,她们的乳房也正被一圈触手纠缠蠕动着,乳头更被触手的顶端包裹,一下下的向外拉扯着。

  被如此粗暴地对待,可两名女子的身体却无比的平静,端着托盘的手臂纹丝不动,望着身旁的男子的眼神中带着绝对的崇敬与臣服。而在王座的前方,则横趴着另一名赤裸的蓝发女子,背部保持着与地面平行的姿态,一对白嫩的乳房在空中微微颤动着,女子低着头,秋月看不清她的模样,但那白腻光滑的肌肤让她明白,这名女子想必也是位美人。

  男子的双脚此时正靠在女子光洁的背部,不同于身后平静无比的侍女,这名女子的身体似乎正在颤抖,如同魔兽利爪下颤栗的白兔。

  「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。」男子口中的话语再次让秋月从害羞的状态回过神,但他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,口中继续喃喃道:「果然带着主角光环的人没那么容易捕获啊。」

  此后,神秘的血色空间陷入了迷一般的寂静,秋月屏住呼吸,身体微瑟,如同等待审判的囚徒。

  良久,男子厚重的声音再次响起:「可惜了,不是主角,没有收藏价值,哪怕你与她们有着同样的资质。」

  「卖到市场去吧,这种资质,应该有不少人会喜欢的。」

  男人话音刚落,空间内便传来一声清冷的回应:「是,主人。」

  一名穿着银白色骑士服的高挑女子从王座后的阴影中显现,女子双眼微闭,单膝跪地,一头亮紫色柔软长发披散在两肩,只是相比与女子肃穆的模样,她屈起的右腿恰好将她的裙摆抬起,露出其内没有丝毫遮掩的粉色秘部,那粉色,似乎格外的鲜艳,而且上面附有一层透明的水光,更有一缕透明的粘液正自那蜜裂之内迅速垂落,很快便消失无踪。

  女骑士迅速起身,面无表情地快步走到秋月面前,趁着秋月正因女骑士的装扮而呆滞时,她便单手成刀,迅速砍向了秋月的侧颈。

  一阵光影袭来,秋月瞬间便失去了意识。

  女骑士抱起正要倒下的秋月,朝着某处开启的光门缓缓走去,血色的光线映照着女骑士的身体,她背后的影子旁,几根纠缠着的触手状黑影正疯狂地玩弄着她的倒影,在她那行进的道路之上,一滴滴倒映着血光的透明液滴在地面上闪闪发光。

  黑暗之中,两团意识的光影正在争吵着。

  「喂,这种事情你根本没有告诉我!」

  「不是告诉你要去圣城旅行几天吗?」

  「你,哼!那,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可以让我快速变强的世界吗?」

  「没错没错,就是这个!」

  「可,可是看起来太奇怪了。」

  「当初你不是说你不是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吗?」

  「……可,可是……」

  「放心吧,少女,我会帮助你的!毕竟,那是属于我的世界啊。」

             第二章、铃木乃学园

  秋月是在一间阳光明媚的教室内惊醒的,而后,她的脑海里便突兀地浮现出了一系列的讯息。

  「地球……日本……东京……铃木乃……」

  这里是日本的东京,铃木乃学园内的高二3 班。

  时值春季,可女学生们早已纷纷穿起了夏季的校服,露出雪白的大腿与小臂,她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。

  「怎么回事?喂?你在吗?喂喂喂?」秋月在脑海中呼喊着某个未知的存在,但却丝毫得不到回应。

  「唔,奇怪,日本是哪啊?大陆里有一个名叫日本的浮岛吗?」秋月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虽然如此,但她还不得不依照着脑海中浮现的信息与周围的同学们打着招呼,按照着脑海里的信息与她们进行交流。秋月完美地扮演着这名同样叫做秋月的女学生,丝毫没有出差错,因为,在她的脑海里,每当她准备说话或者动作时,都会自然而然的浮现出她此时应有的行为。她曾尝试过以她自己的方式来进行对话,但那个时候,周围的人仿佛没听到她的话语似的,唯有她按照脑海里的标准表达时,周围的人才会回应她。

  「真是奇怪……」秋月皱着眉,听着窗外响起的悦耳铃声,陷入了沉思。
  此时,学园门口,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被学园的警卫拦着。

  「你是谁?准备进去干什么的?」

  「啧,稍微娱乐一下也能出师不利,要不是随意乱来会被罚款……」男子撇了撇嘴,压了压头顶的兜帽道:「呃,走错了……抱歉。」

  男子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,双手插入裤兜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  「这所学园可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进来的,快走快走!」警卫嫌弃般的摆手道。

  男子缓缓走到转角处,拐弯,下一瞬间,他便在转角处突兀的消失了。
  下一刻,警卫猛地捂住了嘴唇,汹涌的鲜血从的他的手指缝中缓缓渗出,随后,警卫仿佛难以忍受般地咳嗽了起来,一大滩鲜血从他的唇间喷涌而出,洒落在地面上,而随着鲜血洒落的,还有一截鲜红的断舌。

  ……

  风衣男子悠闲的在学园内负手前行,眼神中带着些许肉疼。

  「被扣了500 点……真是黑啊!」

  「我这暴脾气,必须得治治了。」

  「位置好像是这边来着,二年3 班……」

  这一节是国语课,教国语的是一位老教授,秋月表示,她虽然每个字都能听懂,但连起来……emmmm.

  「啊啊,抱歉啊老师,并不是我不想听,只是我听不懂而已。」带着如此的借口,秋月再次发起呆来,脑海里的信息如同一团乱麻,她试图将其慢慢理清。只是皱眉沉思了许久,秋月仍是一头雾水。

  「做不到啊……喂!快给我回话啊!」

  没有回应。

  秋月有些烦闷的望向窗外,看着那湛蓝的天空,秋月的身心也舒适了不少。透明的玻璃窗上,正倒映着教室前孜孜不倦教育学生的教授,教室内埋头吸收知识的学生,正在无聊发呆的她,还有教室门外那一袭站立的黑影。

  秋月的神情一滞,陡然间转过头去,但教室门口哪有什么黑影。

  「幻觉吗?唔?」秋月撩起自己的黑色长发,伸手挠了挠脖颈,那里似乎有些痒。

  「不管了,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弄明白呢,那个家伙又不在,真是的,说好的帮我的呢,现在该怎么办啊?!」秋月脑海里浮动着的纷乱思绪,让她又一次烦躁了起来。

  随手拿起放在桌边的水瓶,秋月便咕噜咕噜的灌了起来,这么方便的东西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呢。

  一口,两口,三口……

  水瓶里的水渐渐空了,秋月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渴意有所减缓,反而嘴唇有些燥热起来。皱着眉,秋月缓缓放下水瓶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,有些湿滑,似乎还有些红肿。

  教室外,风衣男子倚靠着墙壁,拿着一瓶橙汁咕噜咕噜的喝着,随后满足地打了个饱嗝。

  「大满足~」

  「待会换个口味试试……」

  一堂课,秋月断断续续地听下来,似乎并未察觉到更多的异样,只是偶尔身体会奇怪的有些发痒,如同有一股暖流在全身的肌肤下窜动着。

  「秋月酱,你的脸好红哟?怎么了嘛?思春期到了?还是看上了哪位帅哥?」
  秋月的前方,一名带着灿烂笑容的金发少女转过头来,拿食指拄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坏笑道。

  这一次,秋月的脑海里并没有浮现出该有的回答。

  「难道可以我自己回答了吗?」秋月有些惊讶,随后却反应过来,轻拍了下金发少女的脑袋,回道:「根本没有的事,裕花酱你又在胡思乱想了。」

  「哼,不理你了。」裕花做了个鬼脸,快速转过头去。

  在秋月看不到的位置,裕花迅速张开嘴,粉嫩的舌头本能地探出,手掌并拢放在唇下,一缕晶莹的唾液顺着那可爱的舌头落在手掌之中,而那粉色的嫩舌之上,有几道奇异的白色细线如同蛛网般纠缠着。

  「怎么这样?」裕花的眼眶上,不知为何瞬间盈满了泪水,她伸出手指轻轻拉扯着舌头上的丝线,缠绕在舌尖上的丝线被她一点一点地拉扯了下来。看着手掌上奇怪的白丝,裕花伸手捏了捏,又搓了搓,脸上充满了不解。

  「这个是……」

  「不是吧……怎么会……」

  在裕花转过头去后,秋月的脸色也微微一变,她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的凉意,就好似娇嫩的肌肤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,而且胸部也十分奇怪,自己稍稍一动,其顶端便仿佛产生了一种触电般的感觉。

  秋月随即在自己身上悄悄摸索了一番,便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自己似乎并没有穿贴身的衣物,只有外面一身镶有金边的黑色水手服与黑色的百褶裙。
  这种贴身衣物秋月并不陌生,她的世界同样有着类似的衣物。只是她醒来后并未注意过自己的穿着打扮,就仿佛她早已习惯如此的穿着。

  难道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穿那种贴身内衣吗?

  可现在这种触电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……乳头涨涨的……

  而且好痒啊……

  秋月并拢双腿,双手护在胸前,轻柔地来回移动着手臂。

  「唔……」

  「这样子,感觉好奇怪……」

  随着秋月的按压,乳房的麻痒感不减反增,仿佛凭空滋生了数十道热流在她的乳肉下乱窜,她近乎欲罢不能了。

  「唔,这样下去不行……」

  「呼~ 哈~ 」秋月缓缓伏在桌面上,面色粉红,她强行忍耐住自己内心的躁动感,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大力揉搓乳房的欲望,轻轻地喘息着。

  「这里一定有问题!」秋月的脑海流转着如此的想法。

  教室外的某处,风衣男子把玩着手中一瓶还剩下三分之二的装有蓝色液体的小瓶子,暗自吐槽道:「mmp ,这小小一瓶东西竟然要100 积分,怎么不去抢啊
……外面这东西100 积分可以买十斤,呸,无良奸商!」

  片刻后,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团粉色布片,警惕的左右瞧了瞧,随即放在鼻尖闻了闻,叹了口气。

  「真是变态的行径呢~ 明明没什么味道来着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